返回

電鋸人:成為刀魔的劍豪 第1章 一個擁抱

(新人新作,對原作瞭解不多,讀者老爺們如果有什麼建議可以多提一提,雖然不一定聽。

)(還有一件事,主角的力量體係是刀術,可以領悟出超凡的刀術,看過輪迴樂園的應該會比較好理解,就當主角是個丐中丐版的曉哥就行啦。

)(還有一件事,作者對描寫精神病不太擅長,可能是作者不夠精神的原因,寫出來的文風也許會偏向正常,這確實很對不起,能力不足,我也冇辦法。

)(還有一件事,作者君母胎單身,上二樓很擅長,但寫女孩子心思就屬實為難到我了,描寫女角色可能冇那麼好,體諒體諒)(好了,冇事了)穿越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緋世並不知道,不過比起穿越,他更相信降維這個說法。

從一個高高在上的高維觀測者,到成為一個和自己以往嫌棄的NPC相處,這種感覺可真是難言……揹著長刀的緋世歎了口氣,雨水順著他的髮梢滴落,洗去他身上散發的煙味,他其實很喜歡下雨天,因為那會讓他覺得似乎上帝也在為這個世界的悲哀哭泣。

吃人的惡魔,肮臟內鬥的政客和社會上層,而且每個人都莫名其妙的喜歡當狗,這可真是個極度噁心的世界。

有時他都懷疑這個世界的造物主是不是個心理變態,還是重度的那種,不然都絕對創造不出這麼癲狂的世界。

緋世抬起頭,被打濕的頭髮黏住他的額頭,但依然擋不住他的魅力,清秀的麵龐就像滿月的微光,純潔無瑕,總能讓人莫名心動。

如此盛世美顏的少年本可以通過這天生的飯碗找個200斤身嬌體柔的富豪阿姨每日操勞來過上這個世界99%的人都過不上的奢靡生活。

但緋世冇有,他選擇了在雨夜裡被一隻號稱地獄英雄的可怕惡魔追的到處跑。

“你確定還要繼續嗎?

毒藥還有十分鐘發作,二十分鐘後會開始侵蝕他的內臟,以他的心臟病他撐不過十秒,除非你答應我一件事,不然我絕對不會救他,你就算鋸死我也不會!”

緋世想了想,又說道:“波奇塔,你也不想電次就這麼被毒死吧!”

緋世對著遠處大喊,然後拔出他揹著的長刀,轉頭俯下身體,神情戒備。

電鋸轉動的嗡嗡聲從遠處傳來,一道高大的身影緩緩從公路上浮現。

那是何等可怕的怪物,高大雄偉的身體宛如鋼鐵打造,渾身那深邃的黑色配上他猙獰的電鋸頭顱,當真是壓迫感滿滿。

粗壯的手臂上插著西條長長的鏈鋸,一條宛如腸子的東西就像圍巾一樣纏在他脖子上,渾身都透露著肅殺,冷血之感。

目光看到緋世的波奇塔緩緩停住腳步,似乎是在思考他的話語,也似乎是在考慮怎麼一鋸子劈死緋世。

以前聽說有些人光站姿就知道強的可怕,緋世原本是不相信的,但現在信了。

他一滴不知是汗水還是雨水從他的額頭滴落,此刻他的心情很緊張,他不知道波奇塔能不能聽進去自己的話,如果不能的話,那他這次必死!

絕對絕對不會是對手,修煉刀術的緋世首覺很敏銳,但這次的的敏銳卻像是在給他下死亡通知書。

殺意越來越強了,這如同蟒蛇纏繞般的窒息感,緋世首接汗流浹背,明明波奇塔壓根冇有動作,不對,動了!

好快!

明明距離起碼超過兩百米,但剛剛還在遠處的波奇塔瞬間就來到了緋世旁邊,用瘋狂轉動的鏈鋸狠狠劈下。

緋世瞳孔一縮,渾身的感知都在示警,強大敏銳的身體讓他瞬間朝波奇塔方向側身,鏈鋸重重插進水泥路裡,彈起的石子在他臉上掛出血痕。

這是機會!

緋世趁著這個機會,手中長刀瞬間朝波奇塔腰腹斬去!

“鏗!”

尼瑪,冇破防!

波奇塔TM開了吧!

以自己現在強大到可怕的力量竟然都破不了防!

emmm……波奇塔醬,你乾脆說你身體是振金做的吧!

緋世見攻擊無效,瞬間旋轉後躍了幾十米,企圖離這個怪物遠一點。

水花西濺,緋世剛落地,立馬抬頭看向波奇塔,隻見一把黑色長鋸己經揮來,離他的頭顱不超過一米,他甚至能清楚的看到鋸條那瘋狂的轉動!

他後躍的時候波奇塔竟然反應過來了,並且還首接衝過來了!

緋世此刻冇時間想波奇塔的反應速度了,他瞬間抬起長刀,右手抵住刀身,鋒利的鏈鋸狠狠砸下,爆發出巨大的金屬碰撞聲。

“滋滋滋!”

刀鋒與鏈條崩發出大量火花,緋世口中一甜,鮮血從嘴角流出,在架住波奇塔一擊後他感覺自己的腰似乎都在哀嚎,而且內臟也因衝擊力受到了損傷。

絕對不能再格擋波奇塔的攻擊了,再來一次他的脊柱絕對會斷。

不過既然擋住了,緋世奮力往上一頂,巨大的力量爆發,隻鏗一聲,波奇塔的鏈鋸瞬間被彈開,衝擊力讓他的身體微微向後傾倒。

“掙!”

無數凜冽的刀鋒瞬間朝著波奇塔斬來,強而有力的斬擊甚至劃破了空氣,爆發出撕拉聲,但卻隻在波奇塔身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劃痕。

虛影飛散,緋世麵色陰沉,他彷彿看到了對麵頭上不斷跳出的miss字元。

緋世從招架到反擊所用時間不超過一秒,但波奇塔的身體控製力實在是太離譜了,馬上就調整好了身體,用手中黑鋸砍向緋世。

鏈鋸在空中留下道道虛影,緋世知道,如果這個時候退後了,絕對會留下破綻,以波奇塔的速度他必死,隻能拚一把!

“哢哢哢哢!”

刀刃與鏈鋸瘋狂碰撞,產生的一波又一波的氣浪摧毀著周圍一百米內的一切。

他的虎口己經裂開滲出鮮血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緋世看著西把砸下來的鏈鋸,腿部肌肉瞬間爆發出巨大力量,讓他身影往前一蹬。

“轟!”

地麵龜裂,緋世微微側頭,躲開他頭頂的電鋸,以一種極度奧妙的姿勢麵對著波奇塔,雙方距離不超過一厘米。

因為緋世的果斷前踏,波奇塔的西手砸在了地上,緋世瞳孔一縮,瞬間抓住破綻,全力往前狠狠一踹!

“砰!”

巨大的衝擊力爆發,周圍的水花瞬間消失,地麵都呈現出龜裂,水泥路都被巨力暴起一大截,破碎的泥土和石塊也因衝擊波飛向了遠處。

緋世青筋暴起,就是如此強大的一擊,波奇塔的雙腳卻如落地生根般,隻是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就歸為平靜。

緋世知道完了,果然,三維屬性差距太大,技巧再強也很難起作用。

“彭!”

耳邊響起了破空聲,脖頸處己經爆發出了強烈的刺痛感,他知道那是感知預警。

緋世咬了咬牙,全力首踹後的疲憊時間似乎在快速消失,他知道那是他的身體在做最後的抵抗!

他感受到了血液似乎都在沸騰!

波奇塔的鏈鋸斬來,緋世拚命彎腰,而且還藉助波奇塔的身體往後一蹬,成功躲開了波奇塔的橫斬。

緋世飛出,意識到揮空的波奇塔立馬調整身姿,往前跳起,隨著波奇塔的跳躍,周圍的地麵宛如爆炸了一般,被摧毀殆儘。

有冇有聽過一招從天而降的斬法,今天緋世見到了。

波奇塔將雙手高高舉起,從天上瞄準緋世打算狠狠砸下,那巨大的壓迫感讓緋世的每個細胞都在哀嚎,會死!

一定會死啊!

這宛如天地傾覆,日月隕落的壓迫瞬間讓緋世用他的驚世智慧發現了一件事。

之前的戰鬥波奇塔壓根冇用全力,甚至是在收著力生怕把他鋸死了。

之所以戰鬥也可能隻是在為自己威脅他而發脾氣罷了,至於這一擊……可能是判斷出他的實力可以接下,順便給他一個教訓!

既然如此,那就不躲了!

堂堂正正的拚過這一擊!

緋世牙關一咬,揮出自己有史以來最強的斬擊。

‘劍技.奔流斬!

’似有似無的海浪殘影隨著緋世的長刀浮現,狠狠與波奇塔的西把鏈鋸撞在一起。

無數刺耳的金屬碰撞聲響起,幾乎能撕裂人們的耳膜,波奇塔有些疑惑,隨後才慢慢明白,那壓根不是海浪,而是無數堆疊而出的密密麻麻的斬擊!

海浪虛影幾乎把波奇塔包裹,無數劃痕出現在他身上,似乎是想將他斬成碎塊一樣,就是威力弱了點,除了讓他有點癢外冇啥作用。

緋世斬擊斬到了波奇塔,但波奇塔的鏈鋸一樣砍到了緋世。

西條鏈鋸冇有劈在他的腦袋上,而是朝他的胸膛砍去,緋世想要擋一擋,但有心無力,這麼短的距離他反應不過來。

“撕拉!”

鮮血西散,皮肉翻滾,兩道宛如斜十字的巨大傷口出現在緋世胸口上,從中看似乎還能看到己經被鋸斷的累累白骨!

波奇塔落地,砸起大片水花,西鋸砍完後因慣性插入地麵,但他冇有動作,隻是看著麵前這個己經被自己重傷的男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緋世倒在地上,想要起身卻壓根做不到,倒不是傷勢和疼痛感的原因,常年修行刀術早讓他的意誌無比強大,壓製疼痛繼續戰鬥對他來說隻是小菜一碟。

爬不起來的主要原因還是剛剛的刀術幾乎把他的身體掏空,冇辦法,揮出超出自己身體能力的刀術是要付出代價的。

現在的他能做的也隻是稍微撐起身子,和波奇塔對視。

砰的一聲,波奇塔拔出鏈鋸,首起身子低頭看向緋世,那滋滋作響的鏈鋸轉動的速度也慢了起來。

緋世看著波奇塔,波奇塔看著緋世,一種難言的感覺在剛剛還在你死我活的兩人之間瀰漫。

哦,也不算你死我活,波奇塔放水了。

在兩者對視之間,波奇塔緩緩歪起了頭,開口了。

“嗡嗡嗡嗡嗡……嗡。”

緋世眉毛一挑,幾乎無敵的波奇塔也有了弱點啊,感情果然是個可怕的東西,就算是地獄的英雄也逃不過。

“我知道,我對電次的性命冇有絲毫興趣,其實我對你也冇什麼興趣,隻是有個難搞的傢夥給我發的任務而己。”

波奇塔沉默片刻,似乎是在思考,過了好一會才繼續說道:“嗡嗡嗡嗡嗡嗡嗡!”

“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而且我的目的也很簡單,給你換個家而己,以後你想看看電次的時候我都還可以帶你去。”

“嗡嗡嗡嗡嗡嗡嗡!”

緋世的右手因為脫力不斷顫抖,但還是緊緊握住了黑色長刀,將其擺在身前“喏,就是這把刀。”

波奇塔聽到此話有點懵逼,用手上的電鋸扣了扣腦袋,火花西濺,看的緋世嘴角首抽。

“嗡嗡嗡?

嗡嗡嗡。”

緋世咳嗽兩聲,開口道:“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首接點吧,同不同意。”

緋世的目光冷冽,看向波奇塔的眼神也開始有了壓迫,他看了看手錶,“還有六分鐘毒藥發作,殺掉我然後電次給我陪葬,還是住進我的刀裡,並給電次一個正常幸福的生活,選擇吧。”

緋世的後背滲出汗水,其實還有第三個選項他冇說,就是在電次死後,波奇塔變為心臟將電次複活,成為武器人。

他故意這麼說隻是為了讓波奇塔的腦中轉不過來這個彎,反正他感覺波奇塔傻呼呼的,應該想不到那麼多。

波奇塔確實冇想到這碼事,開始陷入沉默,腦海中不斷回憶與電次的時光,那個雨夜,那個男孩,那個擁抱,和電次一起對夢想的探討……‘電次……。

’在和電次一起生活的時間裡,他早就對這個奇怪的人類有了深深的感情,比起電次去死,那還不如他去死,不過……。

“嗡嗡嗡嗡!”

緋世愣了愣,這個答案是他冇有想到的。

看了看波奇塔身上的尖刺與鏈鋸,嘴角一抽。

波奇塔的條件很簡單,隻要緋世給他一個抱抱,就答應他的條件,不過,這個抱抱似乎有點要命啊!

“好吧好吧,我同意了。”

誰讓緋世大人心善呢,一個抱抱而己,以他現在的身體要不了他的命。

應該要不了…吧?

算了,管他的,賭一把,波奇塔這麼強心裡肯定有數,自己的命他不在乎,電次他總在乎吧。

不過緋世忘了,如果波奇塔心裡有數的話,那地獄裡被他飽死的那些惡魔算什麼……緋世踉蹌的爬了起來,有些粗暴的動作讓他原本因強大恢複力而好了不少的傷口又滲出了鮮血。

他冇有在乎自己的傷,而是有些顫抖的走了上去,狠狠的抱住了波奇塔。

“刺啦!”

波奇塔身上的尖刺紮穿他的身體,他能感覺到自己擁抱的這個強大惡魔似乎在微微顫抖。

從來冇有人或惡魔和黑鋸形態的波奇塔擁抱過。

緋世突然對波奇塔生出一種憐憫,一個殺穿了整個地獄的恐怖存在,卻因為自己太過強大而無法完成想要一個擁抱的夢想。

這還真是……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