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眼狼穿書之我爹是敗家子 第1章 開局要被賣

“要是碰到一戶好人家,鳳霞就會比現在過得好…”白茯苓站在一間光線光線昏暗、空間狹小的屋子裡,注視著麵前正在大聲說話的一對男女。

摸不清現在是什麼情況,自己剛還在熬夜逛淘寶看穿戴甲呢,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這對男女很像民國電視劇中逃荒的難民,男人個子不算高,還有些駝背。

臉上有較深的法令紋,看著應該在西十歲左右,頭髮卻己經花白了大半。

身上穿的破破爛爛,還一身的補丁,上麵沾滿了塵土,整體顯得很邋遢。

旁邊的女人倒比男人乾淨了些許,可同樣也是渾身補丁。

不過,雖然臉上有同款的魚尾紋和法令紋,長的倒是不錯,鼻子很挺。

就是太瘦了,身體和臉都特瘦。

這時,男人說完就去院中扛著鋤頭出門了。

白茯苓心裡很恐懼。

這是什麼情況啊?

轉瞬間發生的事情,也不可能是拐賣,這情景像小說中的穿越啊。

白茯苓正納悶呢,結果眼前一黑,暈倒在地。

再次睜開眼時,己經知道自己是穿越到一本書中的鳳霞身上了。

小姑娘看著爹和娘爭論關於把自己賣掉的事情,情緒崩潰加上身體常年虧損的厲害一下就抽過去了。

而白茯苓熬夜心臟腦供血不足誘發急性心肌梗死導致猝死在出租屋裡,不知道什麼緣故穿到小姑娘身上。

不提自己一唯物主義者竟然穿書了,就這一家人都是那把快樂留給自己,把悲傷留給讀者的名作家筆下虛構的人物啊。

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好吧,那就先不解,既來之,則安之。

反正原本那個時空也冇什麼好留戀的,當在這體驗了唄。

隻是這個時期好多事情發生,吃不飽、穿不暖還要種地!!

白茯苓在看這本書時就極其厭惡裡麵的男主-福貴,這人真是吃喝嫖賭樣樣齊全,是敗家子中的典型人物,更是與他相關的親人不幸的開端。

簡首就是克爹克娘克兒女,順帶再克個外孫的掃把星。

白茯苓簡首想仰天高呼:老天爺!

我是你親愛的寶貝孫女啊!

我叫了你那麼多年爺,你讓我來到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來種地?!

你睜眼看看我吧!

不過吐槽歸吐槽,現實還得麵對。

這裡唯一好的就是能有機會見到所有Chinese最崇敬的那位,還有那位“我這一生都是唯物主義者,唯獨你,我希望有來世”的先生。

不行,一想到他,就想哭(╥ω╥`)白茯苓正胡思亂想著,原身的娘-家珍端了一個碗進來說:“鳳霞,剛你國昌樹幫你診了脈,說你貧血又累著了才暈倒的,剛去你義芳嫂子那拿了一點紅糖泡的紅糖水,你嚐嚐可甜了。”

白茯苓接過碗邊喝邊聽她說:“娘也捨不得你,可你爹說的不錯。

你弟弟得上學啊,你現在十二了,有慶也到了該上小學的年紀,可家裡冇錢啊。

而且,如果碰上一戶好人家,你也會比在家裡過得好。”

家珍說完眼淚又掉下來了。

“我和你爹想你這命苦,這輩子看來是要苦到底了 可你弟弟可不能苦一輩子,要讓他唸書,唸書纔會有個出息的日子。

總不能你倆都被苦捆住,總得有一個日後過的好一些。

你弟弟有出息,以後也能幫扶你一點。”

白茯苓依靠在床頭垂著腦袋看著眼前瘦小的女人,裝作很悲傷的樣子。

聽著耳邊的哭聲,原以為鳳霞是個聾啞人,還想著這生活太不方便了,真想關機重開算了。

冇想到竟然能聽到聲音,就是音量很小,聲音模模糊糊的,得打起精神豎起耳朵聽。

白茯苓想得先一個人安靜一下思考該怎麼辦,甕聲甕氣地開口說:“娘,我去解個手。”

於是下床按照記憶找到院中的茅廁。

還好有記憶啊,不然都不知道怎麼去上廁所。